笼中鲤

这里笼鲤,偶尔写文的废鱼一条。
欢迎扩列,企鹅号:3415189586
裃枭是我媳妇儿……没有人可以抢走!我的!已入[艾利/萨杰/瑞金/杀犬/业渚/瓶邪/塞夏/里纲(r27)/k莫/快新/维勇]

【萨杰】突然在路边捡到一个团子怎么办?急,在线等!(1)

这其实是200粉点梗……写了个大纲被我写成了中篇……:) @束束双 点的养成梗

人设大概就是

Jack(大一学生,兼职混混)×Salazar(原本公司二十八岁总裁莫名变团子)

来撒撒狗血。

严重ooc预警,他们属于加勒比。


以下正文:

“你看见那个人了么?”Salazar旁边的合作好友指着在不远处吧台那边调戏着调酒师的学生对他说,“那么嫩的小家伙敢一个人来gay吧?现在的学生真大胆啊。”

Salazar瞄了一眼,马上被小家伙吸引住了视线。男孩依靠在吧台上,他穿着有点皱的学生校服,脸上挂着笑容和调酒师说着什么,大概是因为热,他不停地扯着自己的领口,露出小片蜜色的胸膛。Salazar的眼睛开始不受控制的忘他的形状优美锁骨和胸口看去。

“你竟然看呆了?”朋友狠狠的锤了他的胸口一拳。

“没有,”Salazar转移视线喝了口鸡尾酒,“我只是好奇这么小的学生进的来,这可不是好地方。”他又瞄了眼依旧在和调酒师调情的男孩。

朋友咧嘴笑了笑,“这种事承认也没什么害羞的。那个小男生看着是挺可口的,大概有不少人看上他了。”

Salazar没有回答,一口喝完鸡尾酒,放下酒杯起身离开。

另一边Jack戳了戳在调酒的Gibbs,指着Salazar出门的背影:“那个大叔刚刚一直盯着我。”

“谁让你来gay吧的。”Gibbs翻了个白眼。

“哦如果你不在这个地方工作我又恰巧无聊,我才不会来呢”Jack甩了甩自己父亲送的古董罗盘,“这里都是些如饥似渴的老男人。But  ,  you  know  I  do  not  like  men  ,  excepially  old  man。”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emmm……11点了,我也是时候回去了,明天早上还有课。”说完他翘着兰花指走向门的方向,拉开门又似想到什么扭过头朝着正调酒的Gibbs笑了笑:“顺便谢谢你的礼物!”

“What!?”Gibbs瞬间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急忙去对了下酒的数量,果然缺了三瓶朗姆酒,气急败坏的朝着Jack远去的背影大喊:“Fuck  you  !  Jack  Sparrow  !”

Jack掏出一瓶刚偷来的酒,粗暴的拔开瓶塞凑过去闻了闻,酒还没入口就踢到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一个纸箱子。他皱了皱眉头又踢了两脚箱子,箱子里传来一声闷哼。Jack挑了挑眉低下头凑近箱子来来回回扫了几眼,箱子上什么也没写。

“Interesting  。”Jack一手托起起箱子把箱子夹在了咯吱窝那儿,另一手拿着朗姆酒酒瓶边喝酒边扭着腰向自己租的房子走去。

Jack看着自家的房门,艰难的在一堆东西中抽出手从自己的兜中掏出了钥匙,向钥匙孔捅过去。

“啪”捅歪了……

再捅,pia,又歪了。

请聆听鼓掌现场:

pia  pia  pia  pia  pia  pia  pia  pia

“Fuck!”Jack暗骂一声,用力锤了锤门。

“啪”由于用力过猛箱子掉在了地上,里面滚出了一个……团子。

Jack整个人一愣,慢慢蹲下提起了啊那个团子,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巴掌大的人,穿着西服的小人,胸口还有张小到几乎看不见的名片上面写着“Salazar  ……”他眯着眼使劲凑前看,却依旧看不清上边的字,最后揉着眼起身放弃。

————————

TBC

又给自己挖了个坑心累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