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鲤

这里笼鲤,偶尔写文的废鱼一条。
欢迎扩列,企鹅号:3415189586
裃枭是我媳妇儿……没有人可以抢走!我的!已入[艾利/萨杰/瑞金/杀犬/业渚/瓶邪/塞夏/里纲(r27)/k莫/快新/维勇]

【艾利】刀尖×血迹×糖果 (1)

食用说明(必看谢谢):

◇和媳妇儿的接文,下一章会在媳妇儿 @裃枭枭枭枭w 那儿发表

◇黑道杀手paro

◇严重ooc

◇利威尔26×艾伦24

◇艾伦和利威尔是恋人状态

◇艾伦会比较成熟,毕竟二十老几了,利威尔没到三十多也不会太过成熟

◇存娘的《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太带感循环着就写了,给存娘打call!

◇这一章的歌词是:
“大小姐今天接到一封匿名邮件,大少爷今天接到一通深夜来电”
但是这里我把大少爷和大小姐遭遇的事是反着写的。


正文:



他靠在红色瓦砖砌成的一个空无一人的巷中的墙上,缓缓地擦试着通体漆黑地在夜中几乎隐去了踪影的枪,口袋中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他似乎并没有惊讶于电话的到来。



他依旧淡定自若地完成了只剩收尾的擦枪工作,将手帕叠好放进胸前的口袋中,这才将手机从口袋中拿出来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中声音嘶哑低沉男人的笑着,温柔的语调中说着令人心生畏惧的冰冷语句:



“真是有幸啊‘大小姐’,那么动人的你在绝望中死去是什么样的?想看吗?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身材几乎可以称之为娇小的男人听着电话中的说辞皱了皱眉,停止了听这通奇怪的来电,向着巷子外走去,同时按断了电话。只是他并没有能够走出去多远,又一次被电话铃声拖住了双脚。



再一次接起了电话,是正和自己执行任务的爱人。



“利威尔桑?汇合地点你到了吗?接了电话意味着任务已经完成了吧。现在在哪里?”爱人有些焦急的语气让他不自觉的微微勾起了嘴角,心中不免轻快了些。



他整了整自己的衣着,确认了自己确实是稍有些迟了,便加快了步子朝着汇合点的方向走去,顺便向爱人汇报了方才的那一通电话:“被一个无聊的电话拖了些时间而已。”



“私人电话?”



“嗯。”他答。



“欸?”比自己小了两岁爱人此时有些不矜持的小声叫了出来,明明早已经经过了打磨应该能随时沉得住气了,他正想询问爱人有什么不对,爱人有些诧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些词句一个字一个字地捶打在心上,让他的心狠狠地垂了下去。



“但是,私人电话只有我知道对吧?”



此刻在这个只有风和爱人的呼吸声的夜,仿佛有一双眼,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监视着他,让自己无法动弹,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这种感觉犹如猎物被黏在了蜘蛛网上,绝望看着即将饱餐一顿的蜘蛛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无法动弹,而蜘蛛张开了它的口……



他甚至现在连一步都无法跨出,心似乎还是平缓的跳着,但是他现在感受不到它的跳动,唯一感到的是自己有些颤抖的说道:“不……是我记错了。我过来了。”



利威尔先是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之中,稍稍顿了几秒,随后开始在空无一人的黑夜中快速的奔跑,也许他的表面在此刻依旧是很平静,但是心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不知道电话的意义,更不知道是怎样得到他的私人手机号码。他现在只是想到自己的爱人艾伦身边,仅此而已。



夜晚的恐惧过去的很快,他到达了汇合点,被焦急的艾伦检查了是否有伤口又被反复地确认了没发生什么后,才被一直担忧着的艾伦放过。“喂,小鬼,你觉得我很弱吗?”觉得有些被小看的男人有些不爽。“不是啦……只是身为恋人还是很担心的。”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露出看起来比利威尔年龄小的样子的艾伦有些扭捏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哼。”男人挑了下眉用鼻腔发出一个音节算是作勉强接受这个解释。



在这个略有些紧张的夜的第二天早晨。两个昨夜还在血色之中穿梭起舞的杀手却是格外和谐的躺在床上熟睡。安静而祥和的早晨,利威尔睁开了眼。



实际上他被昨天的神秘来电弄的有些心神不宁,导致有些没睡好,该庆幸的是并没有黑眼圈冒出来。他尽量不打扰身边还在熟睡的艾伦,轻轻掀开了被子走向洗手间洗漱,而他不想打扰的人在他走后没多久也睁开了双眼。



是的,很巧,他也没有睡好。



就在昨天早上,执行任务的那个早上,他的私人手机收到了一封邮件,匿名。邮件的内容极其匪夷所思,原谅他并不算聪敏的脑袋只能知道这封邮件有问题,却无法理解邮件的真正意思。



他本是想告诉利威尔的。



那份邮件是这么写的:



“很早就听说您的名号了‘大少爷’,您是否喜欢在绝望中体验濒死的感受?很快了。从至高点被狠狠摔下来的感觉,是很美妙的哦~☆”



发出这样的邮件的人竟然还在邮件的最后加上了一个星星,只可惜这只是让艾伦更加作呕而已。


——————————————————————

猝不及防的TBC

只是单纯不知道怎么写了而已,在写下去就又要多写一句歌词了……

【艾利】B站两个大神的奸情(8)

好像一个月没有更新了?最近在努力练习文笔……虽然完全没有进步

我跟你们港(讲)哦,我绝对会烂尾的这篇文,不要问我为啥,当初连大纲都没写.._:(´_`」 ∠):_ ...

前面都写得特别辣鸡不戳也罢

严重ooc注意

前文: —1—    —2—   —3—   —4—   —5—    —6—      —7—

正文:

回到家的艾伦将自己埋进了柔软的床,触碰着蓬松的被子,嗅着被子上充满了阳光的味道一切的不寻常似乎就平静了下来。他沉浸在这片美好当中,回想起了方才自己的不成熟的举动与想法,霎时觉得万分丢脸。




在从前崇拜的学长面前丢脸了……之类的。




“啊……”他苦恼地喊声被被子阻拦了去路,完全地被隔了音。艾伦在被子上转了个身,改成了仰躺,伸手抓住了一旁手机,无意之中点开了日历,他的视线被Levi的三周年歌会的那个日期吸引住了。




于是他的大脑在下一刻给他擅自做了个决定——不如表白吧。




艾伦并没有拒绝脑中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他只是没有想到Levi被他表白后会出现什么的情况就开始思索起了怎样的告白才比较好这个问题。




时间流逝的速度对于一个迫不及待的人来说是异常的慢,同时也是飞逝而过的。在艾伦还在紧张着表白这件事时,已经到了现场。




他感到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在在碰碰地乱跳,似是要烧起来了,气堵在喉咙口,舌头简直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干涩的喉管中勉强挤出了几个嘶哑的音节,公屏上不断地刷着各种颜色的字与鲜花。




在这个独身一人的空间中,是无声的窒息,麦序上仅有三个人,主持人,Levi和他。麦序上的主持人疑惑的询问他怎么了,Levi的名字只是静静地挂着,马甲前的红点一直没亮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盯着自己马甲前方的空心圆点,紧张地开口:“呃……今天有件事想告诉大家。”红点随着他的话语亮了起来。




“诶?艾格尔君有什么想说的吗?今天也许不是一个好机会哦~”主持人急忙原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Levi的三周年歌会,这种事是不适宜讲的——包括艾伦本人。





“不。”下定了决心他坚定的开口,又是一瞬的慌乱,他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擅自说出了一句话,“Levi,我……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一瞬间气氛僵住了,连不停滚动着的公屏都停了一瞬,艾伦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真的说出了口,他关闭了麦克风,低下头捂住自己滚烫的脸,主持人以最快的速度反映了过来,她忙道:“艾格尔君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大家都不要放在心上啊,艾格尔君不是那么冲动……”




“那就答应你好了。”主持人的话被另一个事件主人公无情地打断。依旧捂着脸后悔的艾伦猛地抬起头,诧异地盯着麦序上“Levi”这个名字,仔细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他的眼中几乎迸发出星星,激动地抖着手打开了被关闭的麦克风,几乎吼出了那个字:“是!”




利威尔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对劲,只是他在听到那个与学弟相似的嗓音在说出那句稚嫩的告白时,心跳似乎漏跳了一拍,本该平稳的心开始激烈地跳动,于是他对着麦克风,不知是在对谁说:“那就答应你好了。”




他突然然想起埃尔文前几天告诉他的B站的大型见面会,见到自己还会喜欢吗?不,这并不重要。真正爱上的人并不是那个少年,他只是迷上了少年的声音。




他觉得自己有些狡猾,用纯良的不知情的少年来代替那个学弟。




哈哈哈。




他将脸埋进自己的掌心,无声地笑。

——————————————

TBC

看不懂我的锅

每次挂tag都会自动出来个地区的tag好烦=-=

今天把之前一些不重要的除了文和图以外的东西都清一下感觉好乱……自己都看着不舒服.._:(´_`」 ∠):_ ...


顺便这两天好难过,每周只能和媳妇儿聊几个小时……哎……想陪在你身边 @裃枭枭枭枭w

【艾利】所以说死神辣条真的是可怕的东西

被晚饭的超辣烧烤辣肿了嘴灌了一肚子水后怨恨的产物……


韩吉寄来了一包叫做“死神辣条”的东西。


利威尔深知韩吉不会给自己什么正常的东西,但是当他看见通红的包装上巨大的纯白骷髅头的时候——


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包装。


“啪嗒”,一张生死状掉了出来,利威尔随意的扫了两眼便丢了,随后取出了装着死神辣条的绿色包装。


他眉头轻皱,直觉告诉他这东西还是丢掉为妙,然而他还是拆开了包装。


一股扑鼻而来的香味。


利威尔嫌弃地用手拿出了那根黝黑的长条形东西——


啧,就这么小一根特地弄这么大的包装。


然后直接塞进嘴里,走向厕所准备洗手,嘴里的那根东西硬的几乎嚼不动,又不想吞下去,利威尔皱着眉边洗手边用力嚼着。


“碰”的一声,是利威尔用力推开洗手间门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的艾伦被吓了一跳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急忙跑向洗手间,迎面装上了走的匆忙的利威尔。


利威尔此刻被辣的脸色通红嘴唇发肿,嘴里仿佛烧起来了似的,虽然面部依旧是淡定的神情,但心里是着急着去厨房拿冰块的。


艾伦看着面前的利威尔红着脸,微张嘴唇红的像是滴血,心中一动,阻挡住利威尔正在推他的手,握住他的肩膀就亲上了他的唇……


五分钟后来串门的韩吉一伙人看到的就是拼命喝冰水的艾伦和嘴里含着两块冰块还在不停踹艾伦的利威尔。

————————————
END

艾伦作死hhh

【艾利】把虐梗写成小甜饼什么的(2)

大概……这是最后的了?

emmmm……

以下段子:



(六)[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结尾]

——连续了大半年的干旱天气后艾伦和利威尔表白了……

“利威尔桑,我喜欢你,我爱你,请你做我的恋人吧!”

利威尔抬头看了看大概晴了快一年的天。

“什么时候下雨了我再答应。”

当天晚上下午了。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七)[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结尾]

——利威尔浑身沾满了血,不知是谁的,他抱着失去了温热的艾伦尸体垂着头静静地看着巨人的影子将他们包裹了起来……

“叮铃铃——”

利威尔猛的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按断了正在响的手机闹钟。

艾伦在身旁睡的昏沉,一只手臂还搭在自己身上,窗外是高楼大厦。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八)[“对不起。” 结尾]

——宿醉过后一夜的激♂情

“嘶……小鬼你精力怎么那么好。”

艾伦默默地揉着利威尔的腰。

“对不起。”




(九)[我该回去了 结尾]

——正在片场的演员利威尔被他的经理人艾伦紧紧地搂着腰。

“导演在叫了。”

“不要,在陪我一会儿嘛。”

“……”

“利威尔每天都那么忙。”

导演又叫了一遍。

“我该回去了。”




(十)[而今我已经忘了他的面容 结尾]

——某个妹子正在回答知乎上的一道题:你见过最美的小受?

那个人有这黑色的短发灰蓝色的眼眸,身高约莫160,他的身边有一个大概180的男人,褐色的短发……那个人真的超级美……

不过……他的攻也长的不错。

当初我还记得那个攻长什么样的。

而今我已经忘了他的面容。

————————————

一个超级不确定的END

大概没了吧?emmmm……我也不造

【艾利】虐梗写成小甜饼什么的

偷偷地瞎写的一发,后面大概……emm……其实本来还有甜的写虐……然鹅作为甜党(?)我表示那还是算了。

之后可能还会有一发?

欢迎捉bug!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3_ヽ)_

ooc预警,各种ooc,我连段子都ooc(捂脸)

以下段子:

(一)[“行,我懂了”结尾]

——驱逐了巨人之后的愉快结婚过后

“艾伦。”

“啊,利威尔兵长怎么了?”

“结完婚了可以换个称呼了。”

“好的耶格尔夫人。”

“……”

“耶格尔夫人又怎么了吗?”

“嘁…………外面不准这么叫懂了吗小鬼。”

“行,我懂了。”






(二)[“好久不……”“借过”结尾]

——现代世界甜蜜的同居之后因某事吃醋而冷战的利威尔,这么倔强地搬出了房子两天,拒绝和艾伦讲话,所幸最终被艾伦给从酒吧里拖回了家。

“啊总算找到你了利威尔,吓死我了!”

“……”

“真的是,好久不……”

“借过。”






(三)[“我们认识?”结尾]

——拥有巨人时期记忆的两人转世之后总想装作没有前世记忆的利威尔学长和穷追不舍的艾伦学弟。

“利威尔学长!我知道你有前世的记忆!”

“哈?那是什么东西?”

“利威尔兵长!我知道你还记得我的!我是艾伦!”

“我们认识?”






(四)[“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结尾]

——有着前世记忆的天王利威尔和新晋影帝艾伦公开出柜后在节目中被问起怎么认识时是这么回答的

“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







(五)[“这糖一点都不甜”结尾]

——艾伦特地给自己的年上恋人利威尔做的甜甜的手工糖被韩吉偷偷换成了她的那份恶趣味的酸到牙疼的手工糖

“喂艾伦!”

“利威尔桑这个手工糖好吃吗?我特地为你做的!很甜的!”

“他妈的。什么破糖。”

“诶?”

“这糖一点都不甜!”

————————

TBC

不确定地打个TBC(:3_ヽ)_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马着

夜溪玦:

马住,我尽量……


qwq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艾利】B站这两个大神有JQ!(7)

我好像把这个文变成半月一更……emmmm……贴吧有几个小可爱说已经不记得前面我写了什么了……抱歉(:3_ヽ)_
我这篇文好像经常突然之间文风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想尽量把自己文笔之类的练练好……也不知道有没有进步emmmm……
媳妇儿走掉了感觉自己变奇怪了……emmmm……算了不管了放正文吧。

前文地址:—1—   —2—   —3—   —4—    —5—    —6—

正文:

还在和埃尔文谈论着的话语被艾伦突兀的语句给硬生生打断了:“那个……利威尔学长,埃尔文学长,我先回去了。”



利威尔所说的后半句完全地被掩盖在艾伦的话中,他终于将视线从一直和自己交谈着的人脸上移到了艾伦身上,随意地举起一只手,朝着门一指:“门在那边要滚快滚。”



艾伦急迫的走向门口,他觉得自己急切地需要逃离这个空间。



“还有。”



匆忙地脚步被迫停了下来。



“收起你那副恶心的表情。”



他惊讶地转过头,看见了利威尔明显是嫌弃地表情,抬起手抚上自己的脸——刚刚自己有什么表情么?



“啊……抱歉……”艾伦急忙低下头,离开了那个让他压抑的地方——走的时候还不忘关上了门。



利威尔嫌恶地看着埃尔文一脸意义不明地笑容:“快点把你那副恶心的表情收起来。”



埃尔文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有什么不好的,韩吉说要庆祝一一下。”




“哈?”



“她说庆祝一下你的粉丝终于要知道你只是个暴力死矮子的真相并且你总算要吃到艾伦那颗嫩草了。”埃尔文内心替韩吉点了个蜡烛,将原话转给了利威尔。



“那个四眼混蛋终于脑子坏掉了吗。”利威尔赏了埃尔文一个白眼,“那个小鬼也是,突然跑过来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走了还莫名其妙道了个歉。还有你也是,突然说什么担心我的事业发展,你们这帮人一个个脑子都不正常了吗。”



话音落下,房间里又陷入了沉寂,利威尔把自己陷进沙发的身子挺直向前靠盯着艾伦刚刚坐过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埃尔文突的叹了口气。



“利威尔,你还是放手去追吧。别又给自己留下后悔。”他轻轻拍了拍利威尔的肩,站起身,“还有,你最好把这身衣服换了。”



利威尔又出神地盯了会儿艾伦一口未喝的茶杯。最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已经有了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了。


————————————

TBC

大概是……利利的“收起你恶心的表情”两遍都是和埃尔文说的,艾伦以为是和他说的然后就道歉了(:3_ヽ)_

【b萌利威尔应援】给我最爱的利威尔阿克曼




大概是两年前,第一次在好奇心之下看了进巨。我还记得看这部番的契机,就是在某一天知道了一个叫做利威尔兵长的人物。

开始的时候我没有爱上任何一个人物,只是为了那令人赞叹的剧情。

后来我看了第二遍,在剧情的称托下,我也不知何时就那么爱那个人物了,也许这是一种缘分罢。

至今回想,我才突然明白了为何那样的人为何吸引我,那个人有洁癖,矮小,粗暴,出身也不好,但是他也是人类最强,他是那么强大,他是最温柔的人。

这个人不会表达,默默的关心着每一个人。

他将他的温柔隐藏在了自己暴力的性格下。

他将他的软弱掩埋在了自己强大的实力之下。

为什么那么喜欢这样的人呢?我有朋友这么问过。

对啊为什么呢?

因为他有着洁癖却在一位士兵在战场受伤临终之时,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位士兵满是他讨厌的肮脏的鲜血的手,他说

“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把巨人全灭”

因为他在危机关头用力地踹开了女巨人的手保护了三笠,自己的脚却受了伤,无法战斗。

因为他选择保护了伊莎贝尔而没有把他交出去。

他默默地将士兵们的徽章扯下。那是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他肩上的自由之翼是他存在的意义,我被他的容貌吸引,感叹他的强大和利落的砍杀巨人的手法,发现了他温柔的心,爱上这个人。

因为他是利威尔。

他是人们憧憬的对象。

他有令人心疼的童年。

他有洁癖。

他有强大的实力。

他有让人心疼的温柔。

他有一起作战的同伴。

他有想要保护的人。

他是利威尔。

在我心里他不是兵长。

他不是人类最强。

他不需要背负那么多。

他就是利威尔。

我爱的那个利威尔。

他披着自由之翼,为人类献出心脏。

而我为他献出心脏。

——致我最爱的利威尔阿克曼

[我没有什么文笔,我只是希望为我最爱的利威尔拉一票,希望你们,为利威尔投上一票,谢谢]

在此附上b萌投票地址,请你们投出一票吧,谢谢: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7/jp/mobile/

我的文笔差,文风不好,剧情也不好看,没什么出彩的,但是谢谢每给我点关注,蓝手,红心的你们,虽然我知道我大概有500fo是因为我的对话体不是文,但是也很谢谢你们。
你们的喜欢是我写文的最大动力和目标,即使是催更,我也很感动,起码有人在看。
没有你们我不会有相信发文,也碰不到我现在喜欢的人❤,谢谢你们,谢谢谢谢。

裃枭枭枭枭w:

是的是这样的第一次看到有人点小红心小蓝手的时候整个人都高兴疯了觉得自己——瞬间充满力量我还可以为了我萌的cp产粮!
明明我写的辣么差劲更新又慢人又怪但是还是有小可爱支持我真的太高兴了(*´∀`)谢谢你们♡

黑零Bzzzzzzzzz:

真的十分感谢点小红心的人……虽然开lof初衷是写/画写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好了但是能得到夸赞真的特别开心……我吧写文不好画画也不好脾气容易炸感谢你们的包容……以及请随意勾搭我吧(◍ ´꒳` ◍)

荀渡:

(´;ω;`)

诫临:

水平一般能力有限,能承蒙大家厚爱真的很感谢,谢谢喜欢我的各位!

K_Alfa:

谢谢你们一直都在。我真的不是个很好的人,有的时候很啰嗦,lof上也杂乱无章,但我一直都会好好看每一条评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生活里不顺的时候总觉得可以躲到这里来什么都不怕。超爱你们的,真的。

智取小小苏: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是的,谢谢你们。(。・ω・。)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